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第206章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何青圆压抑不住的哭叫,似乎痛苦到了极点,但又彷佛是因为享有了凡人轻易不能承受的极乐,而情不自禁地发出忏悔之声。

可她用这般糜乱的声色来表达自己的愧怍显然是口是心非,何青圆被惩罚了一次又一次,直到她失去了任何的遮掩,将所有的欲望在身体上展示得一干二净。

她恨恨地咬着祝云来的唇,又慢慢地松开来,用舌尖点了点渗出来的血丝,眼神姿态是她自己绝想不到的魅惑。

祝云来被她这一眼看得有些发麻,低了低头,把自己的血做胭脂,印在她的唇上。

“旁人做夫妻,也是这般吗?”何青圆忽然好奇,认真问祝云来。

她的嗓子哑掉了,像柔顺清甜的草丛里忽然冒出来几株会勾人衣裳的棘草。

祝云来听得非常舒服,像是浑身被她用酥团揉了一遍,咽了口沫子,故意问:“哪般?”

何青圆蜷在他臂弯里,指尖虚虚搭在他胸前,道:“这般。”

祝云来一歪头,故作不明,又问:“这般是哪般?”

何青圆张了张口,实在描述不出口。

“那这般好不好?”祝云来又问她。

何青圆手心发烫,把自己闷进被窝里,祝云来也钻进来。

棉被一压,祝云来觉得这种感觉很像雪后躺在不堪重负的帐子或者雪窝里,只不过身边绝对没有这样一个柔软美好的人在陪他。

祝云来在荒原上遇到恶劣天气的时候,独自一个人挖个雪窝过夜的次数多了去了,晨起钻出来的时候都要闭着眼。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,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移动流量偶尔打不开,可以切换电信、联通网络。

收藏网址:www.sadfunfun.com

(>人<;)